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|菩提道次第略论一之二皈依三宝 略论科判2010年

业果  点击:   2018-10-19

菩提道次第略论一之二 皈依三宝 略论科判 2010年

甘丹赤巴 日宗仁波切

中译:如性法师

以上简单的为各位介绍了「下士道」的思惟方式,而整个下士道最主要的核心,就是提到了我们必须要能够诚心的皈依三宝,以及在皈依三宝之后,如理的来修学业果。不管是皈依三宝,或者是对于业果生起信心,这都不是表面的功夫,也不是嘴巴上面说说的。要如何生起皈依三宝的心?这必须要透由思惟恶趣的苦,对于苦生起强烈的出离;并且了知三宝能够救度我们,让我们脱离这种的困境,而对于三宝生起信心,在这两个条件具备的同时,我们就能够对于三宝生起皈依之心。而我们所皈依的境,虽然是「佛法僧」三宝,但是在三宝当中最主要的是「法宝」。

讲到了法宝,「法宝」的内涵不外乎就是「灭谛」跟「道谛」。谈到「灭」跟「道」,可能很多人对于这样的名相非常的陌生。但是实际上,以下士道的角度来思惟这样的问题时,我们可以从断十恶的律仪的角度来思惟灭跟道。如果我们能够进一步的去修学断十恶的律仪,就能够灭除某一部分我们不想要去面对的负面的东西。也就是对于我们过去所造的恶,能够进一步的去忏悔;对于将来有可能会造作的恶,如果我们去防範的话,这时我们想要成办的果位,就能够藉此依次慢慢的成办。所以我们必须要藉由这样的方式,来利用我们的人身,让我们的人身能够获得如此的心要。

但是,实际上光获得这种心要,对于我们而言是不够的。虽然我们能够暂时的跳脱恶趣,但还是在轮迴当中流转,我们并没有把握之后会永远不堕恶趣,有可能在某一生,我们造作了某一种的恶业之后,还是会堕入恶趣当中受苦。甚至我们纵使投生在善趣,但是也不见得会再次的对三宝生起信心,也不见得会对业果的内涵,能够更进一步的去了解,所以就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在轮迴当中流转,而整个轮迴中流转的本质,就是痛苦的本质。如果想要跳脱这种痛苦的本质,就必须要获得解脱的果位,而要用什么样的方式,才能够获得解脱的果位呢?这时候我们必须要断除轮迴的「因」(也就是「业」以及「烦恼」),业跟烦恼这两者是让我们在轮迴当中流转的主因,而业跟烦恼这两者当中又以「烦恼」为主。

为什么业跟烦恼这两者当中是以「烦恼」为主的呢?如果我们的心续上有烦恼的话,透由烦恼的力量,它就会造作新的业,让我们在轮迴当中流转;但是相反的,如果没有烦恼,纵使我们的心续上有各种的业,在没有烦恼的情况下,这种业也没有办法感果。但是如果在有烦恼、有业缘的情况下投生在轮迴当中,(所谓的「轮迴」就是处在一种不自主的状态),你不想要面对的苦,比方说「生、老、病、死」种种的痛苦,在一瞬间投生为人的时候,都必须去面对它,这就是轮迴的本质,也就是痛苦的本质。只要你是轮迴当中的一部分,你是轮迴当中的一分子,都必须要面对这一切,所以这个时候提到的是业跟烦恼。

那我们应该藉由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断除烦恼呢?这时候我们必须要认识烦恼的根本,提到的是「三毒」;而三毒的根,是来自于无明的我执;想要断除无明的我执,必须在内心生起了解「无我」的智慧;而这种智慧是属于三学当中的「慧学」,要生起慧学必须要先生起定学,要生起定学前必须要先生起戒学。所以不管是下士道、或者是中士道,都必须要以「持戒」作为基础。而中士道更进一步的在「持戒」之上要修学襌定,而这种襌定,最主要提到的是缘着「无我」的奢摩他(缘着无我的襌定);而透由缘着无我的奢摩他,更进一步的生起「了知空性」(了知无我的智慧),唯有藉由这种方式,才有办法断除烦恼,而获得究竟的解脱。

平常当我们在提到「轮迴」或者是「解脱」这些名相的时候,有一些人可能会误解「轮迴」的状态,或者是「解脱」的现状。有些人他所认知的「解脱」,就是所谓的「投生净土」,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。什么样的状态称之为「轮迴」呢?也就是在业以及烦恼的束缚之下,自身没有办法自主的现状,不知会投生在何处?面对什么样的情况?就是在被业以及烦恼所束缚的情况下,身处于一种不自主的状态,就称之为是「轮迴」;相反的,如果投生的方式,并不是藉由业以及烦恼的束缚,能够在自主的状态下投生,甚至能够以一种自主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话,其实不管投生在何处,它都能够称之为是「解脱」。所以「解脱与否」的关键,是在于是否是自主的?还是被动的,被业以及烦恼所束缚的?

很多的人都会将投生净土、或者是投生天界,视为是解脱。但实际上纵使有机会投生在这些比较美好的国度,是不是代表「永远都不会堕落」?或者是就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脱呢?其实这并不一定。因为你投生的方式,如果是被业以及烦恼所束缚而投生的话,纵使你投生的地点比其他的人要来得殊胜,但实际上你也是在一种被束缚,而且不自主的状态下所投生的,所以这样的状态还是称之为轮迴,不能够称之为是解脱。所以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知道,轮迴跟解脱最主要的分界,是在于投生的方式是被业以及烦恼所束缚,在一种不自主的状态下而投生,就称之是轮迴;相反的,称之为是解脱。

而要藉由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跳脱轮迴?才能够获得解脱?最主要的关键是在于要能够生起「出离心」。要对于什么样的「境」生起出离心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生起出离心的「境」,应该是对于轮迴当中圆满的事物,生起强而有力的出离。如果是对于一般的苦苦,比方说生病的痛苦、头痛的痛苦,周遭所遇到的这一切,令我们感到不欢喜的事情,其实说实在的,不管你有没有学佛,不管你有没有宗教信仰,由于人都有离苦得乐的本质,所以绝对不会有人想要遭遇到这些不圆满的事情,所以对于这些不圆满的事情而言,每一个人都可以生起出离。而我们在这个地方所提到的「出离」,它是否能够成为解脱最主要关键的这颗出离心,它所面对的境,并不是我们现今所遇到的这一切不顺遂的事情,而是轮迴当中的这些圆满。当我们在面对轮迴当中圆满的这一切,我们要能够了解,这一切都是痛苦的本质,而对于这一切事物,生起一种强而有力的出离。了解到这些境界,无始以来我都是被它所影响的,但实际上它对我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帮助,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些境界,在面对这些境界的当下,内心当中应该要有这种想法,觉得说「这一切对我而言,并没什么直接的帮助,对我真正有帮助的是法,而众多的法当中,能够让我跳脱轮迴的主要关键,就在于证得无我的智慧」。所以这时候我们应该以反方向的角度来作思惟,而这种思惟方式,在之后为各位介绍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的正文时,都会详细的介绍。

提到轮迴当中的「苦」,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:苦苦、坏苦以及行苦这三种苦。所谓的「苦苦」,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的痛苦,不管是生病、或者是遇到了不想要遇到的人事物,而让你的内心感到痛苦;不管是身体、或者是内心的苦,一般人都能够感受的痛苦,我们将它归类在苦苦当中。而所谓的「坏苦」,就是一般人所认为的:我很快乐,我很高兴,我没有生病,或者我是一个有权力、有地位、有钱的人,这一切看似圆满的事物,其实它是苦的本质,所以我们将它归类为是坏苦。而什么样的苦称之为是行苦?所谓的「行苦」,就是我们所获得的「蕴」,为什么会有苦苦跟坏苦形成?这是因为我们在被业以及烦恼所束缚的情况下,不由自主的就获得了这种蕴体,而这种蕴体,就是让我们遭受痛苦的根本。为什么我们必须要获得这样的蕴体?就是因为我们的心续上有烦恼的缘故;有烦恼,透由烦恼造业,在业以及烦恼的束缚下,你没有自主的情况下,就必须要获得这样的蕴体,而这样的蕴体会让你带来许多不必要的痛苦。既然我们知道痛苦的根本是来自于烦恼,那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断除烦恼呢?必须要生起证得「无我」、证得「空性」的智慧。

所以当我们在探讨「无我」、或者是「空性」的这些法类时,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它是很新鲜的课门,这是很新鲜的话题,但是实际上并不是如此。我们之所以要探讨「无我」,更进一步的甚至探讨「空性」,这并不是希望各位将来能够成为讲说者,为其他人介绍这方面的法,并不是如此。之所以要探讨「无我」、或者是「空性」,是因为我们不想要在轮迴当中流转;不想在轮迴当中流转,就必须要能够断除轮迴。要怎么样断除轮迴?最主要的关键是断除烦恼,而要断除烦恼,就必须要生起证得无我、证得空性的这种智慧,也就是因此,我们才必须要修学有关「无我」、或者是「空性」的法类。

之前我们在提到「解脱」的这个名相时,有提到「投生净土」的内涵。大部分的人,可能都会误解为,只要能够投生净土,就代表已经获得了解脱,其实不尽然。甚至有很多的人,虽然想要投生净土,但是他不知道要藉由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投生净土。如果想要投生净土,所必须要具备的几个条件:第一个,必须对三宝生起强而有力的信心,而这种信心它是不变、而且相当坚固的;在生起了皈依心之后,更进一步的,要如实的来修学业果的内涵,也就是尽可能的去行善断恶;在这两个条件具备的同时,也要对轮迴生起强烈的出离心。如果以上所说的皈依、对于业果生起信念、对于轮迴生起出离的这些条件都具备的话,有可能来生有机会生在净土当中。

并且在临终的时候,要有把握能够对轮迴当中安乐的一切事物,不生起贪念。如果我们在临终时,对于轮迴当中所认为的这一切美好的事物生起贪念,就有如同是身上绑着一个非常大的石头,这时候绝对没有办法自主所想要投生的地方,因为被业跟烦恼、被贪所束缚住了;相反的,对于轮迴当中所呈现的这一切圆满的事物,能够不生起贪念,以及具备了以上的这些条件的话,来生说不定真的有机会投生在净土。

但是不是投生在净土之后,一切的痛苦都消失了呢?或者是投生净土之后,就能够获得究竟的解脱?并不是。投生在净土之后,最大的优点是在于,投生在净土能够亲见诸佛菩萨。但是见到了这些诸佛菩萨,还是必须在他们的座前听闻佛法;在听闻佛法之后,更进一步的,如实的来修学佛法的内涵,而让自己的心续中生起「证」、或者是「道」的种种功德。如果不用这种方式来修学,其实有没有投生在净土,它的差别并不会太大。所以纵使我们具备了以上所说的投生净土的这些条件,真的是有机会投生在净土(确实净土的这个地方是相当殊胜的),但是并不代表你投生在那个地方之后,什么事情都不用做、什么法都不用学,并不是!这个时候还是必须从善知识、从诸佛菩萨的面前,听闻种种殊胜的教授;更进一步的,还是要如实的修学法义,让内心早日的生起证得空性、证得无我的智慧,才有办法获得究竟的解脱。

因此在座各位当中,如果你的目标是希望将来有机会投生在佛国净土的话,这个时候就必须要具备有投生净土的这些条件。也就是一个「果」要形成,必须要具备有众多的因缘条件,如果这些条件没有办法完全的具备,这个时候想要获得想要得到的果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所以就如同之前所提到的,如果想要投生在净土,必须要对三宝生起强而有力的皈依之心,并且对于业果生起强大的定解,除此之外,也必须对轮迴生起出离心。而这种出离心,在临终的时刻是最重要的,也就是在临终的那一刻(临死前),必须要能够不对轮迴当中的圆满盛事,生起强烈的贪着。这个时候必须要毅然决然的告诉自己:「其实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没有什么意义,这不是我的目标,它对我也不会有什么帮助!」如果你能够在临终时,断除内心当中对于轮迴的圆满盛事所生起的贪,并且在平时修学佛道的同时,能够具备以上所为各位介绍的这几个条件的话,藉由这些因缘和合的情况下,来生真的是有可能投生在净土。但是投生在净土之后,还是要进一步的学习,这个时候你要在诸佛菩萨的面前听闻佛法、听闻法义;听闻法义之后,也还是必须要按照佛法的内涵,一步一步的来修学。不管是你想要获得「解脱」、或者是「一切遍智」,唯有藉由佛以及菩萨们所告诉我们的成佛之道,才有办法获得最究竟圆满的果位。

所以整个中士道当中最主要的核心,就是我们对于轮迴当中的圆满盛事,要能够生起出离之心。生起出离前,必须要能够认识轮迴当中的这一切,它到底有什么样的过患?「现前」它对我会产生什么样的伤害?「究竟」对我会产生什么样的伤害?而这些现状,轮迴当中的这一切,它现今所呈现出来的面貌,又是什么样的一种面貌?我们必须要能够进一步的去思惟这个问题。如果你进一步的去思惟这些特点,会发现到轮迴当中的这一切圆满的盛事,其实是没有什么可取之处。而且不管是在现今、或者是在究竟,从任何的一个角度去思惟,你会发现到,其实它们都是会伤害到自己的。既然不想要被这些事情所伤害,想要更进一步的跳脱这种现状的话,就必须要修学戒定慧三学。而这三者当中,唯有生起证得「无我」的智慧才有办法断除烦恼。如果能够断除烦恼,纵使你不是投生在「净土」当中,还是能够获得究竟的解脱。

而之前所为各位介绍的这个部分,它是属于「中」的心要,也就是偈颂里面所提到的,「故须昼夜取心要」当中「中」的心要。但实际上只获得这种心要,让我们跳脱轮迴当中的现状,不需要面对轮迴当中的痛苦,也不需要面对三恶趣的苦,光这样就足够了吗?其实这是不足够的。也就是纵使我们跳脱了轮迴,能够成为声闻、或者是独觉的阿罗汉,但是这对于我们而言、对于他人而言,都是不圆满的现状。为什么这是不圆满的现状?因为纵使我们能够获得一己的解脱,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断除所有的过失,也没有办法圆满一切的功德。也就是我们纵使得到了解脱,它也不是一个圆满的现状,也就是它没有办法成就圆满的佛果;在没有办法成就圆满佛果的当下,自利的部分是不圆满的;自利的部分如果不圆满,我们怎么能够圆满利他的部分呢?如果自利、利他这两方面都没有办法圆满,我们怎么可能有机会获得佛的三十二相、八十种随形好、或者是十力的种种功德?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

而且更进一步的,从他人的角度(也就是从众生的角度)来作思惟的话,就会发现到,无始以来我在轮迴当中不断的流转,我跟每一位有情众生都是有关联性的。甚至更进一步的思惟,我们会发现没有任何的一个有情众生,他不曾不是我的父母亲(也就是他都曾经做过我的父母亲),并且在做我父母亲的当下,对于我的恩德都是难以回报的。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,我们了解周遭的有情众生,对我们都是有恩的同时,如果我们放弃了这些有情众生,而只为了自己的利益,而去寻求解脱的果位的话,这是不值得骄傲、也不稀奇的一件事情。

以小乘的罗汉而言,小乘的罗汉他没有办法了解一切的所知;他没有办法了解一切所知的同时,就没有办法利益一切的有情众生。所以当他发现他已经跳脱轮迴之后,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罗汉,甚至他不需要再面对轮迴当中种种痛苦逼迫的时候,他发现其实这对他而言,也是不圆满的。而更进一步的,透由佛的劝诫,会想要进入大乘,修学大乘法,看是否能够获得佛的果位,但这是多此一举的!如果能够在一开始生起出离心之后,就进一步的往大乘的方向前进,而让内心生起慈悲、菩提心,而修学大乘法,这个时候就不需要绕远路,先从小乘开始出发,而获得了解脱,再更进一步的,生起所谓的慈悲心、或者是菩提心,再进入大乘。

就比方如果我们今天要涉水,或者是我们想要游泳到对岸,一开始在还没有涉水前、还没有游泳之前,应该把裤管捲起来的,就应该把它捲起来;该把衣服脱掉时,就应该先把它脱掉。而不是先涉水后,而发现「我的裤管湿了」,然后再返回来,再将自己的裤管拉起来;或者是你想要游泳,进到水里面发现「我的衣服全都湿了」,所以要回到岸上,把衣服脱掉再回去游泳,其实你不觉得这是很麻烦,而且是多此一举的事吗?

甚至有很多的上师,他在讲述这个部分的时候,也会举一个例子,比方我们每一个人在求学的阶段,都会想要读好的学校;如果想要读好的学校,一开始就应该努力用功,看是否能够考进这个学校;但是如果一开始不努力、不好好的读书,所进的学校是自己不满意的学校,而进去之后再想办法补考、或者再想办法转学,不就是多此一举吗?所以这种行为它是不必要的。如果你将你的目标,一开始就放在大乘的话,在你生起出离心之后,就必须要让自己更进一步的生起慈心、或者是悲心。这个时候应该要藉由什么样的方式,来让我们生起慈悲心呢?既然我们生起了出离心,就知道「我并不想要遭遇到轮迴中种种痛苦的逼迫」,就如同我不想要遭遇到这样的状况,我以外的一切有情众生也是如此,他们也不希望遭遇到这些痛苦。但是要以什么样的方式,才能去除周遭有情众生的苦?这不是获得一己的解脱就能够解决的,这必须要获得圆满的佛果,才有办法解决自他一切有情众生的痛苦。而要获得成佛的果位,最主要的关键就是在于我们是否能够生起「菩提心」,而生起菩提心就有提到了「七因果的教授」以及「自他相换」的教授。我们必须要透由这些修菩提心的次第,而让自己的内心生起菩提心,更进一步的修学大乘的法类,才有机会获得圆满的佛果。所以这个部分是属于「上士道」的部分。

以上简单的为各位介绍了下士、中士以及上士的法类,藉由这种的方式,我们在说法以及听法之前,都必须要调整自己的动机。甚至在举行「长寿灌顶」的时候,在还未接受灌顶前,上师也应该藉由这种方式,让弟子们来调整他们自己本身的动机。尤其是我们现今所要听闻的法类是大乘法,要听闻这种法类,「调整自己本身的动机」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。如果听闻者、或者是讲说者,心心念念所想的都是以今生作为出发点,所想的都是轮迴当中的圆满盛事,所想的都是想要获得名利的话,其实不管是讲说者、或者是听闻者,当下所作的行为,虽然是跟佛法看似有相关性,但实际上对于听法者、以及讲法者而言,都不会产生任何的帮助。也就是因此过去的祖师们,曾经有提到「前后二要事」,也就是在做一件事情之前,「调整自己本身的动机」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。

所以在一开始还未闻法之前,就藉由刚刚所为各位介绍的三士道的内涵,来调整我们的动机。也就是「我来听闻佛法,最主要并不是为了我一个人的苦乐问题,而是希望能够解决一切众生的苦乐问题,因此我希望能够早日的获得圆满的佛果,所以我来到上师的面前,听闻如此殊胜的法类」,以这种方式来调整我们闻法的动机。

所以在还没有听法之前,我们要想到「我希望藉由这一生所获得的人身,尽可能的,在短时间之内,看是否能获得圆满的佛果」。如果想要获得圆满的佛果,我们就必须要如理的来听闻大乘的法类,所以这个时候,听闻大乘法是相当重要的。因为如果想要成佛,我们就必须要修学大乘的这些法类;想要修学大乘的法,我们就必须要了解大乘的法为何?想要了解大乘的法为何?这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如理的来听闻。

所以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,所要为各位介绍的法,它是一个大乘法,而且它是「将所有佛法的心要,都统摄在这本论当中」的一种法,而这本论,就是我们所要介绍的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。并且,我们在介绍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的同时,会将第三世赤江仁波切所写的科判,连同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的原文,来为各位介绍。

提到所谓的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、或者是《略论》,其实宗大师所造的道次第,最主要可以分为广、中、略这三个部份。所谓的「广」,就是我们平常耳熟能详的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;而当中的「中」,就是所谓的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,或者是一般人会称为《菩提道次第中论》;而广、中、略当中的「略」,指的就是一开始为各位所引的偈颂,也就是《菩提道次第摄颂》。所以,这是宗大师所造的广、中、略三种不同的道次第的内涵。

而今天在这个地方,所要为各位介绍的是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的原文,加上科判。这个科判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要特别的加入?这是因为有些人可能知道,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它有四种不同的注解,我们简称为《四家合注》。但是由于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、或者是《四家合注》的内涵相当的深广、内容非常的多,所以在这个地方《略论》,就是将《广论》当中的精华整个统摄起来,而科判就是将《四家合注》当中,比较重要的部份将它浓缩,而配合着《略论》一起为各位介绍。所以它的内容是比较精简,而且也比较容易了解的。

接下来我们看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的正文,菩提道次第略论,恭敬顶礼至尊圣士具大悲心诸尊者足。由于这一次在编排、还有翻译的过程中,时间非常匆促,所以没有办法将第三世赤江仁波切所造的科判,连同《略论》的原文来作翻译,不过在仁波切讲述时,会用口译的方式来介绍赤江仁波切所写的科判内容。在正文之后,科判里面提到的是,在这个地方所要介绍的论,是文殊怙主法王宗喀巴大师所造的菩提道次第广、中、略三论当中所称的「中论」,或者是普遍称为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,并且加上它的科判来作介绍。

而这个科判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三个部分:第一个部分是「正示讲说的前行」,也就是在还没有讲之前,必须要具备的前行;第二个部分,在前行之后「介绍本论的正文」;第三个部分就是在介绍完毕之后「回向」,也就是究竟的这个部分。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,「正示讲说的前行」,当中又分为三:第一个部分是「皈敬颂」,第二个部分是「承许造论」,第三个部分「结合书名介绍所说之法」。

首先我们看到第一个部分,「皈敬颂」。正文:娑婆剎土自在薄伽梵,胜者补处弥勒法王尊,一切善逝之父妙音尊,胜者授记龙树及无著,于彼诸尊恭敬顶礼已。前面的这五句话是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原文的「皈敬颂」,而在这五句话当中,分别礼敬的是导师释迦世尊、弥勒菩萨、文殊菩萨,以及导师释迦世尊所授记的龙树菩萨以及无著菩萨。

接下来「承许造论」,也就是在皈敬礼敬诸佛菩萨之后,所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呢?为令易趣深见及广行,彼道次第是故于此中,再以略摄之理而宣说。在恭敬顶礼诸佛菩萨之后,所要做的事情,是为了让弟子能够很容易的趣入「深见」的道次第、以及「广行」的道次第,所以在这个地方「再以略摄之理而宣说」。所谓的「再以」,指的就是宗大师在之前造了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,在造了《广论》之后,他再次在的以简单的方式,将《广论》当中的文统摄在《略论》当中,而再一次的为弟子们介绍道次第的内涵,所以提到了「再以略摄之理而宣说」。

以上是「皈敬颂」以及「承许造论」的这两个部分,接下来「结合书名介绍所说之法」。此中总摄一切佛经要义,是龙树及无著二大车之道轨,趣向一切种智地位之胜士法範,无缺遍摄三种士夫一切行持次第,由菩提道次第门中,引导具善缘者趣入佛地之理,即是所说之法。这个部分最主要是结合书名(也就是菩提道次第的内涵),来告诉弟子们这里所要为各位介绍法,它的特色为何?讲到「菩提道次」,所谓的「菩提」指的是佛果,「道次」指的就是成佛之道,要藉由什么样的方式,才能够获得圆满的佛果?这样的内涵,是「菩提道次第」当中最主要要诠释的内涵。所以在这个地方就简单的提到了,「此中总摄一切佛经要义」一直到「即是所说之法」,这里面所要说的法,就是让我们能够获得圆满的菩提,也就是佛果的方法。

从明天开始,我们就会按照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的原文,以及科判的内容,为各位介绍这本论当中的详细内容。并且在讲述的同时,我们最主要是以「讲说教授」的方式,也就是一方面将《菩提道次第略论》以及科判的传承传授给各位,一方面将这当中比较重要、或者是比较难以了解的部分,更进一步的去作分析。但是应该是没有办法每一个字,逐字的都为各位来作介绍,这是因为时间上的关係,由于时间不允许,所以我们最主要会将内文当中过咙的传承,以及这当中最主要要诠释的内容来为各位作介绍。

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菩提道次第略论一之二皈依三宝 略论科判2010年

推荐访问:菩提道次第略论科判表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|菩提道次第略论十五之二 甘丹赤巴2010年
下一篇:修心录_修心日光四 宗大师前行四法 甘丹赤巴尊者2011年
Copyright 人人禅语-人生感悟-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