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心录_修心日光十九 大乘十法行 大沙门2011年

菩提心  点击:   2018-10-19

修心日光十九 大乘十法行 大沙门2011年

甘丹赤巴尊者 日宗仁波切

中译:如性法师

日期:2011年3月10日下午

接下来我们看到(80页),倒数第二段,修心的徵兆。在《修心七义》里面提到: 「具五大修相。」

见到菩提心是一切教典的精华,而能一切时中修习,故称为大菩萨。为什么一位修心的行者有资格称之为是大菩萨(或称之为是大勇士)呢?因为他如实的了解,「菩提心是一切教典的精华」,并且在修持的过程中,「以菩提心作为修持的主轴来作修习」的缘故,所以称之为是大菩萨(或大勇士)。

更进一步,相信业果对于微细的过失亦极戒慎,故称为持律大师;为了摧灭自心烦恼能忍受种种的苦行,称之为大苦行者。对于前面的这两点,以修学大乘法的菩萨来说,菩萨他对于烦恼所带来的过患,看得甚至比小乘的行者还要严重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?小乘的行者「求的是一己的解脱」,如果说求得一己的解脱都必须要断除烦恼,并且在断烦恼之前,要以持戒作为基础的话,更何况是大乘的菩萨。大乘的菩萨超脱一己的解脱,更进一步的是希望能够圆满一切有情的利益,将一切的有情安置在解脱、以及一切的遍智的果位当中。所以对于大乘的菩萨而言,烦恼所带来的过患是更严重的,并且再去除烦恼的过程中,持戒的精神是远超过小乘的行者。因此对于这个部分,大乘的菩萨他可以称之为是持律的大师,也可以称之为是大苦行者。

由于身口行为不离大乘十法行,故称为大沙门。菩萨需要行广大的菩萨行,所以在行广大菩萨行的过程中,必须要配合着「大乘的十法行」。这个地方所提到的「大乘十法行」,是抄写经文、阅读经文、受持经文、听法、讲说等十法行。在《现观庄严论》里面也有提到「十法行体性」,这当中的「十法行」,有一种说法指的是「发心的十法」当作是「十法行体性」当中的「十法」。但是在这个地方,所谓的身语的行为不离十法行的「十法」,并不是指发心的十法,而是指抄写经文、阅读经文等等行利众事业的十法,故称为大沙门。

能够持续修习菩提心及其支分的瑜伽,故称为大瑜伽师。所以对于一位修学大乘法的菩萨而言,他有这五种的徵兆。之后在《修心七义》里面有提到:

「散乱亦能修。」

在散乱的状态下,也能够修学菩提心的教授。之前我们有提到「纯熟量为倒」,也就是当我们修心的技术达到纯熟的境界时,这时我们能够将之前颠倒的心,完全的颠倒过来,变成是缘向善法的心。这样的心到什么样的情况才能够究竟圆满呢?在散乱的状态下,也能够修心的话,就表示修心的境界已达到圆满。

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藏文的原文当中提到,譬如善于马术的人,一位善于骑马的人,纵使在散乱的时候骑马,还是能在马上坐得非常的安稳,不会摔落到地面上。相同的,如果我们修学「菩提心」、或者是修学「修心的教授」到达一定的程度,这时纵使外在有众多的违缘干扰我们,但是我们的心也不会受外界的影响。甚至在一开始我们修心的阶段,碰到了逆境、或是发现内心中有烦恼生起时,我们必须要刻意的生起对治,而将烦恼压制住。但是到最后,甚至不需要刻意的生起对治,内心当中自然而然的能够往菩提心的方向前进,所以不会被外在的这些违缘所干扰。

更进一步的提到,当别人以不合理的方式污蔑、毁谤我们的时候,这时候我们内心可以做以下的作意想到说:就连佛陀在人世间的时候,都有这么多的人毁谤、漫骂衪了,更何况是我?我只不过是一位凡夫,我有造作种种的恶业,所以周边会有人毁谤我、会有人想要伤害我,其实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,因而提到,故此无疑是自造恶业之果,这是我们过去所造的恶业而感得的一种果报,这一点是不需要怀疑的。“

提到了这一点,在过去的噶当派有一位善知识,曾经有一个公案是提到说:当这位善知识在讲法的会场(讲经说法)时,与会的人数相当的多。而这时有一位女子,她就走到了这位善知识的身边,告诉这一位善知识说:「我手上所抱着的这个孩子是你的孩子,这就是我跟你发生关係之后所生的孩子,现在请你收留他。」一般的人,当我们在面对这个境界的时候,内心一定会感到愤愤不平,甚至会觉得说「我怎么会这么的倒霉,遇到了这样的事情!」但是当时这位善知识非常从容的告诉这位女子说:「好!你就将这个孩子放在这个地方。」他什么话都没有说。之后这位女子发现自己做错事,内心感到相当的忏悔、感到不好意思,她又再一次的走到了这位善知识的旁边,跟这位善知识讲说:「不好意思!我刚刚是故意诬赖你的,现在我想把这个孩子给带走。」而这时善知识就回答说:「如果你想把他带走,你就带走吧!」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所以当别人以不合理的方式污蔑我们、毁谤我们,明明我们没有偷东西,但是别人却在大众的面前毁谤我们,说我们是小偷的时候,内心也要沉得住气。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想到:「就连佛在世都有这么多的人想办法毁谤衪、伤害衪,更何况是我?我是一位凡夫,这是过去所造的恶业而感得的果报。」并且在偈颂里面也有提到:

「愿彼漫骂我,或他作损害,或如受讥嘲,皆成菩提缘。」

不管对方是漫骂我、伤害我、嘲笑我,希望这一切都能够成为是修学菩提的一个善缘。对于漫骂我、损害我、嘲笑我的这些人,我们在内心当中应该生起悲愍,藉由悲愍的力量,愿此一切成为我修学菩提的善缘。如果我们能够打从内心底,多多的生起这一种心态的话,表示我们已经获得了纯熟的修心徵兆了。“

接下来我们看到(83页),这个部分介绍的是「修心的三昧耶」,也就是修心的誓言。不管翻为三昧耶也好、翻为誓言也好,其实在梵文当中,所谓的「誓言」或「三昧耶」指的就是我们不应该违越的这条线。对于一个修心的行者而言,不应该违越的三昧耶、不应该违越的誓言,这个部分分为两个部分:第一个,顺于项目而以偈颂形式展示者,也就是顺着这当中的内容,以偈颂的方式来表达修心的誓言,这一点《修心七义》里面提到:

「学习三总义。」

这个偈颂里面提到了三点,第一点、修心与持戒是不相违的,第二点、修心者不应鲁莽草率,第三点、不偏党修心。首先我们看到第一点:修心与持戒是不相违的。若说,有人会这样说到:我是修心行者,所以犯戒也不会有太大的过失,轻视微细的制戒。有一些人自认为自己是有修行的一个人,所以他认为他犯戒对他来说不会有太大的伤害,这也不会造太大的恶业,所以轻视微细的制戒。

又说:若有此修心,余者皆无所需,如果有修心的内涵,其他的都不需要。但是实际上此与总相法乘的行持是相违的,以上的这两种看法,它与总相佛法的行持是相违的,所以我们不可以用这种方式来修心。

纵使是嘎里轧上师所造的律论(也就是有关戒律的一部论典),到《密集》以下(也就是到密法),不管是显教或是密教,应以四方道修习佛陀教法,当如是学。所以下至最基层的律,上至最深奥的密,一切的法都必须要以「四方道」的方式来修学佛陀的教法。有一些人自以为是修学大乘法的行者,所以假藉行广大利众事业的口号,而做出与佛法相违的事情,这是不合理的;更进一步的,有一些人自认为是修学密法的行者,所以认为可以将贪欲转为道用而胡作非为,这更是可耻的行为。所以对于出家的沙弥、或者是比丘,这时不管我们学的是大乘法、或者我们所学的是密法,一切的基础是在于我们所受的戒律,所以必须要按照佛在律经里面所告诫我们的内涵如实的来持戒,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。

接下来第二点提到的是,修心者,不应鲁莽草率,以假名为修心者的理由,而贸然的掘恶地、砍恶树、搅恶水,这当中的「恶地」指的是有地妖、或者是地魔的这块地。有一些人自以为自己有修行,而以修心者的理由,很贸然的去掘恶地、砍恶树、搅恶水,并且毫无戒慎的往赴满布传染病的疫区,也就是他自己觉得自己是有修行的人,所以并不会被外在这些妖魔鬼怪、甚至传染病所影响。与违犯誓言,或者是中邪的人等,见行相顺──凡此悉当断除。跟违反誓言的人、或者是被非人干扰而中邪的人,这时不管是「见解」(也就是想法)「行为」都不应该依顺、或者是配合他们,这些都是应该要断除的。也就是以上所提到的这几点,都是必须要断除的。而我们的行为应该怎么做呢?应效学从大依怙至尊(也就是阿底峡尊者)开始,到一切种智宗喀巴大师父子之间的清净教传。我们所要效学的对象,是效学从阿底峡尊者,对噶当派的诸多传承袓师,一直到宗喀巴大师父子三尊之间所传下来的清净教轨,以这样的方式来修心。

所以在论典里面也有提到,一个真正修学大乘法,甚至更进一步修学密法的人,他外表所呈现出来的行为,必须是符合戒律、而且是非常温和的这种表相,但是他的内在可以生起两种次第瑜伽的这样一种瑜伽师。所以内在的修持,跟外在的行为,这两者都必须要能够依顺着正法来作修持。这是第二点。“

第三点,不偏党修心。我们所修心的境,简单的来分:可以分为人跟非人。而在人当中又可以分为怨、亲、中庸,或者是善、中、恶三种,或者是胜、中、劣三种。对于这一切的分类我们都不应该作分类,必须要一视同仁。须于遍虚空的众生,无有差别修习慈悲。如果我们对于周遭的有情,刻意的去作善恶、或者是胜劣的分别,这时我们内心当中的所生起慈悲也会有所差别,所以对于一个修学大乘法、修心的行者而言,必须要对于遍虚空界的一切有情无有差别的修习慈悲。尤其是对于调伏所断,这当中的「所断」指的是我们自心的烦恼。所以如果我们想要调伏自心的烦恼,在内心中仅生片面(少分)的对治是不够的。为什么生起片面少分的对治,并没有办法调伏我们内心的烦恼?因为想要调伏内心的烦恼,你就必须要从烦恼的根本开始下手;断除了烦恼的根本之后,才有可能调伏我们心续中一切的烦恼,所以仅生片面少分的对治是不够的,必须不分烦恼的类别生起整体的对治,也就是它是完全能够对治我们内心当中任何一种烦恼的,因为所有的烦恼都同样能够障碍解脱及一切种智之道,引生轮迴之苦。为什么我们在内心中生起对治时,必须要生起「整体」的对治?因为纵使再微细的烦恼,它都能够成为是我们没有办法获得解脱、以及一切种智的一种障碍,并且藉由它的力量会感得轮迴的诸苦。(84页)

所以对于这一点,如果我们想要对治一切的烦恼,不作分类的话,这时候我们该如何做呢?在《修心七义》里面有说到:

「严束力断取。」

这句话它是什么意思呢?一般来说对于周边的人、或是非人,也就是任何的有情,都不能够以严格粗暴的方式来管束。为什么我们在面对周遭的有情时,不能够用严格粗暴的方式来管束他人?因为这会成为他人起瞋的因缘。更进一步的,成为非人在今生、后世、中阴,一切时中心生仇恨而做损害的因缘。如果我们以严格粗暴的方式来对待周遭的非人,这时候因为非人他们内心当中会瞋恨,所以内心当中藉由衔恨的力量,有可能在任何的时间点,他有机可乘的这种情况下,他就会来伤害我们,这一点是很危险的。

纵使是人,甚至说是自己曾经给予他人恩的对象,或者是我们曾经服侍过他的对象,也不能够以严格粗暴的方式来管束他人,因为这样一来以前所作的一切饶益皆成无义。如果我们以严格粗暴的方式来面对他人,让他人生起瞋念的话,之前我们所付出的一切就等于白做了、白费了!所以以前所作的一切饶益皆成无义,反成他人起瞋之源。

如果对于人甚至非人,我们都不能够以粗暴的方式来管束他、来面对他的话,那我们应该要怎么做呢?那么要对于谁做严苛的管束呢?一般而言,轮迴中的一切过失都由「业集」与「烦恼集」所产生,而这当中「业」又是由烦恼所造的,而烦恼当中又是以「我执」为主,平常在谈论「业」跟「烦恼」的时候是以这种方式来作叙述。如果以现今藏文的原文来作解释的话,「烦恼中的一切过失都是由业集以与烦恼集所产生,并且都是由业以及烦恼所累积的。」这样的叙述方式跟我们平常的叙述方式是不一样的。然后更进一步的,烦恼之中又以「我执」为主,因此应将对法作闻思修及身语意三门的一切行为,加以严苛的管束。所以我们真正要严格管束的对象是谁?是我们在对法作闻思修、以及身语意的三门一切行为,我们在造作的当下,这时我们必须要严苛管束我们的内心,尤其是当我们的烦恼生起时,我们必须要视烦恼为怨敌,想办法来刬除它,勤行摧灭方便,所以要想办法来去除我们内心当中的烦恼。“

接下来我们看到《入行论》的这个偈颂,这个偈颂是在第四品的第43以及44个偈颂。以如石法师所翻译的版本:

「吾应乐修断,怀恨与彼战,似惑此道心,唯能灭烦恼。」

这个偈颂当中的第一句话「吾应乐修断」,这当中的「断」指的是烦恼的对治,我们在内心中应该要很欢喜有机会修学烦恼的对治,所以对于烦恼的对治品,内心当中应该要生起一种欢喜心。「怀恨与彼战」,而这时候在面对敌人的当下,我们要怀恨在心,并且想办法与我们内心当中的烦恼一战。「似惑此道心」,「惑」就是指烦恼的意思。为什么会特别的提到「似惑此道心」?其实喜欢修学烦恼的对治,甚至将烦恼视为是敌人而怀恨在心的这种心态,其实是正确的一种心态,但是它有一点点类似烦恼。就比方说喜爱修学烦恼对治的这颗心,它有一点像是贪;而瞋恨烦恼的这一颗心,它的本质有一点点类似是瞋,所以提到的「似惑」,前面的这两颗心跟烦恼是很相似的,所以很相似烦恼的这一颗道心,也就是这一颗正确的心。「唯能灭烦恼」,虽然这颗心它跟烦恼的本质是很接近、很相似的,但是由于它能够断除烦恼、灭除烦恼的缘故,所以它并不是烦恼,而且它并不是我们的所断(也就是这是不需要断除的)。所以提到「唯能灭烦恼」,藉由这样的一颗心,它是有办法断除烦恼,所以它并不是我们要断的所断。

下面一个偈颂:

「吾宁被烧杀,或遭断头苦;然心终不屈,顺就烦恼敌。」

这个偈颂在之前已经介绍过,最主要是提到:我宁可被烧、被杀,但是我的心绝不屈就于烦恼,我绝不向烦恼敌低头。“

接下来在《修心日光》的原文里面有提到,「我们必须要精勤的断除我执和培养爱他执。」对于想要断除「我爱执」的这一点,我们必须做到以下的这个内涵,因此在《修心七义》里面提到了:「摧伏一切因。」

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:修心日光十九 大乘十法行 大沙门2011年

推荐访问: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_菩提道次第略论四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
下一篇:修心录|修心日光十四 发心为利他欲正等菩提 2011年
Copyright 人人禅语-人生感悟-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