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修心录】修心日光十一 慈尊祈愿文 菩提心功德 2011年

菩提心  点击:   2018-10-19

修心日光十一 慈尊祈愿文 菩提心功德 2011年

甘丹赤巴尊者 日宗仁波切

中译:如性法师

日期:2011年3月3日 上午

在圣者《慈尊祈愿文》当中有提到:

能遮一切恶趣道,开寻一切善趣门,

引入无有老死地,于菩提心敬顶礼。

菩提心有什么样的功德?它能够让我们来生不堕恶趣,不仅能够让我们来生不堕恶趣,可以更进一步的让我们投生善趣、获得人天的增上果位;并且在获得人天的增上果位之后,透由修学菩提心的教授,能够让我们免除轮迴中生老病死的种种痛苦。因此藉由菩提心能够成办现前究竟一切的利益,因此在这个偈颂当中对于菩提心作殷重的顶礼。

如果想要生起菩提心,在这之前我们必须要 先生起大乘的根本──也就是大悲心。所谓的「大悲心」,就是不忍他人受苦的心,而这样的心在生起之前,必须要对于自身所承受的苦生起出离;想要生起出离,必须依次的思惟恶趣的苦、或者是不闲暇之处的苦;进一步的对三宝生起皈依,如实修学业果的内涵,以这种次第才有办法生起真实的菩提心。想要生起菩提心确实是不容易的,这样的心必须具备有两种的希求:一者是希求「利他」,一者是希求「菩提」。简单的来说所谓的「菩提心」,是「为利有情愿成佛」的心,但是不是说我们的内心中,有了「为利有情愿成佛」的念头,就表示我们的心中已生起了菩提心?并不是。

我们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有能力在内心中忆念「为利有情愿成佛」的这件事,但是不是代表我们当下就能够生起菩提心?是没有办法的。生起真实的菩提心之前,必须要藉由许多的正因,不断的来作思惟,而让内心当中有所改变。而在众多菩提心的正因当中,最主要的正因就是必须要生起强而有力的「大悲心」,我们必须对于他人所感受到的苦,内心中生起强烈的不忍,所以为了让他人能够离苦、而希望自己早日获得圆满的佛果,如果没有办法获得圆满的佛果,不要说利他、就连自利也都没有办法成办。

对于这一点,有一些人或许会有以下的疑虑,有些人会觉得说:如果想要成就圆满的「利他」,确实佛果是不可缺少的;但是要成就「自利」不见得需要获得佛果,我只要求得一己的解脱这就够了。但实际上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,不管是利他或是自利,二利如果想要圆满究竟,唯有获得佛果才是最究竟、最圆满的。以自利的角度而言,如果没有办法藉由菩提心,更进一步的修学大乘道、而获得圆满的佛果,这时我们会堕入「寂静边」,这样的状态是不圆满的;因此想要避免堕入寂静边,就必须要藉由菩提心来作摄持,而修学大乘法。简单的来说,整个「道次第」当中的内涵,从依师轨理、一直到奢摩他、毘钵舍那,所有的内涵都能够统摄在菩提心的教法里,因此菩提心它所涵盖的层面是相当广泛的。“

在阿底峡尊者还未到西藏之前,西藏有许多的人,他们认为藉由念诵皈依发心的偈颂,就能够在内心生起真实的菩提心。但是当尊者进入西藏,了解藏地有这种情形之后,他很感慨的说:「在西藏有很多完全不了解慈悲、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修学慈悲的菩萨,这些菩萨自以为自己有菩提心,但是却不了解慈心、悲心的内涵为何?」而宗大师在「道次第」的论典里,也特别的强调七因果的修学方式,我们必须要按照这样的方式,不断的思惟来转变我们的内心。为什么「慈悲」如此的重要?这一点从宗大师所造的论里面,一再的告诉我们,以慈悲为根本的菩提心,或是爱他胜己的菩提心,甚至更进一步的提到以慈悲为根本、爱他胜己的菩提心。从这些句子里面,宗大师一再的强调,要生起菩提心必须要以慈悲作为根本,而且菩提心的性质,是爱他人胜过于爱自己的一颗善心。

对于这一点,宗大师在「道次第」的论典里面有提到,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修学七因果教授。在科判当中非常清楚的点出来,「于其次第生起定解」,首先我们必须要对于修学七因果的次第生起强烈的定解,而这当中一开始点出来「大乘道的根本是大悲心」,而其他的法类则是生起大悲心的「因」以及大悲的「果」,我们必须对于这个次第,生起强烈的定解。更进一步的,宗大师在科判里面再次的提到「依次正修」,当我们对于七因果的教授能够生起强烈的定解之后,按照着之前所生起的定解,如实的来作观修。虽然其他道次的论着,也有提到修学菩提心的教授,但是要像宗大师讲得如此清楚的却是少见。“

在「道次第」里谈论到七因果教授时,首先点出了「大悲心是大乘道的根本」,更进一步的描述了大悲心的重要性。如果想要生起如此重要的悲心,在这之前必须要 先生起知母、念恩、报恩以及悦意慈。为什么在「大悲」生起之前,要对一切的有情生起「悦意慈心」?对于这一点宗大师在「道次第」的论着里面有特别的提出来。对一般的人而言,都会有以下的这种感受,在我们周遭的人群当中,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我们的亲友、我们的敌人、以及非亲非敌的陌生人。

首先谈论到的是「亲友」,当我们看到自己的亲友,他所现出来的相貌是可爱「悦意相」时,当我们的亲友他能够获得他想要获得的安乐时,我们看到这一幕,内心都会感到很欢喜;相同的,当他们遭遇到困苦时,我们的内心会感到不忍。

接下来当我们面对敌人的时候,我们的敌人所现出来的相貌是不可爱「不悦意」的相貌。所以当我们的敌人,他获得了他想要获得的安乐时,我们的内心不仅不会生起欢喜,反而会生起嫉妒、甚至仇恨;而当我们的敌人遭遇到了不顺遂的事情时,这时我们的内心反而会生起欢喜心。

第三类非亲非敌的陌生人,我们在面对他们的当下,内心是不会有太大的起伏,也不会有过度的欢喜、也不会有过度的瞋恨,对他们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更进一步的我们再仔细的分析,同样是我们的亲友,但是在亲友当中,有一些亲友跟我们之间的关係是比较密切、比较友好的,跟我们关係越密切、越友好的这些亲友,当他们遇到痛苦时,我们内心当中的不忍、内心当中这种悲愍的感觉就会越强烈。同样是亲友,但是跟我们彼此之间的关係比较疏远的人,纵使他们遇到了困苦的事情,我们的内心会生起不忍,但是这样的感受是比较轻微的。而以敌人来说,敌人也有我们比较不喜欢的、比较仇视的、或者是没有这么恶劣的敌人,这时候内心当中所生起的瞋恨,也会有层次的不同。

所以从这个当中,我们就可以知道,如果想要对于有情生起强而有力的「悲」,这时候对于有情生起可爱的「悦意相」,这一点是非常主要的关键;其实以上所提到的这个内容,在我们日常生活中,每一个人的经验里面都曾发生过。所以一开始,在生起菩提心之前,最主要的关键就是生起大悲;而生起大悲之前,我们必须要试着在面对一切有情的当下,生起悦意的慈心。

而如何的生起悦意的慈心?一开始我们必须要先遮止,在面对有情时所生的贪以及瞋。为什么会生起贪、瞋?虽然说周遭的亲友,他能够显现出悦意相,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会感到欢喜,当他遇到痛苦时,内心会感到不忍。但是我们见到他的这种欢喜心,或者是所现的悦意相,它是与「贪」附着在一起的,所以这种欢喜、这种悦意相,对我们修学大乘法而言,并不会有直接的帮助。所以我们必须在面对自己亲友时所生的贪,以及面对敌人时所生起的瞋,在一开始就要想办法制止;如果说我们没有办法制止内心当中的贪瞋,而放纵内心当中面对亲友所生的贪、以及敌人所生的瞋的时候,纵使在某一些情形之下,我们会对于周遭的有情生起慈悲,但是慈悲它的力量是有强弱的区分,而且它维持的时间是相当短暂的。因此一开始修学无贪、无瞋的「平等捨」,对于周遭的有情一视同仁,是生起知母、念恩、报恩、悦意慈的根本。

所以在这些善法还未修行之前,我们必须要对于一切有情,生起一视同仁的「平等捨心」。而更进一步的,以这个作为基础,在此之上继续的去练习「知母、念恩、报恩」就能够生起「悦意慈」。所以简单的来说,这样的经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、在我们的经验中,都会一再的出现。所以我们只要仔细的去思惟就可以知道,这当中最主要的特点是什么?简单的来说,对于亲友的这一方,我们无始以来所串习的就是贪念。由于贪念的力量,虽然对方会显现出悦意相,但是因为贪心所使的缘故,我们的心还是没有办法处在一种平等的状态。而对于敌方,无始以来我们所串习的就是瞋,透由瞋念所使当我们看到他的时候,内心就对感到不满、甚至嫉妒、甚至生起瞋念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有人告诉你说:「这个人他曾经做过你的母亲,对你的恩相当大的时候」,你一定会觉得说:「这怎么可能?这个不断伤害我的敌人,他怎么可能做过我的母亲?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」所以我们的内心要是没有办法处在一种「平等」的状态,这时要练习「知母、念恩」是很困难的。“

在生起悲心之后,还末生起菩提心之前,为什么要加入增上意乐?对于这个部分,过去西藏的袓师们提出了不同的观点。有一些人会提出以下的这个问难认为说:「我对周边一切有情生起了大悲之后,以这样的心作为基础,更进一步的,我们就能够生起为利有情愿成佛的菩提心,所以在悲心跟菩提心之间是不需要加入增上意乐的。」但是在宗大师所造的「道次第」的论着里面,有特别的强调为什么要在悲心以及菩提心之间加入增上意乐?在「道次第」的论着里是如何谈论到这一点的呢?他谈论到的是让一切有情离苦的「悲」,这种心念在声闻以及独觉的心续当中也有,但是他没有办法更进一步的生起「想要肩负起他人离苦得乐重担」的这颗心──也就是「增上意乐」的缘故,因此声闻以及独觉是没有办法生起菩提心的。

光是这一段话,过去西藏的袓师们就有两种不同的看法,有一派的人认为「声闻独觉的的心续中是有办法生起大悲的」;而另一派的人认为「声闻独觉的心续中是没有办法生起大悲心的」。但是以「道次第」的原文来说,字面上的意思很清楚的告诉我们,「声闻、独觉他们的心续中是有办法生起大悲」,但是因为没有办法更进一步的生起「想要肩负一切有情引乐除苦的重担」──也就是增上意乐的缘故,所以「声闻独觉没有办法生起菩提心」。“

并且对于这一点,宗大师在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里面,引了《海慧请问经》当中的一段文。这段文里面它用了一个譬喻,比方说有一对父母生了一个孩子,父母亲对于孩子都相当的照顾,他们也很疼爱这个孩子。但是有一天,这个孩子出外去玩耍时,不小心掉入了非常深的泥沼里面。这时父母亲看到了这一幕,内心当中都会感到相当的紧张忧虑,而希望赶快的把这个孩子救出来。虽然父母亲都有这种心念,但是母亲由于她的勇气没有办法跟父亲相提并论,她的勇气比较小,所以纵使她的内心有这样的念头,但是她不敢马上跳进去救她的孩子。但是由于父亲有过人的勇气,所以他不仅有这样的念头,而且他会直接付诸于行动,而跳到泥沼当中救他自己的孩子。

从这个譬喻,更进一步的要解释到说,声闻以及独觉内心当中,面对一切有情当下所生的悲,就犹如同是母亲的悲,他虽然会生起这种悲的念头,但是并不会付诸于行动。而菩萨的悲,就如同是父亲的悲,他不仅会生起这样的念头,更进一步的,以这样的念头作为一种力量、作为后盾,而付诸于实际的行动。所以从《海慧请问经》当中的这一段文的譬喻里,就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出来,声闻以及独觉的心续中是有办法生起大悲的,只不过他没有办法跟菩萨相比罢了!“

但是对于这一点,过去西藏的论师们提出了许多不同的看法,在这些的论师里面衮千蒋扬谢巴,他是按照着宗大师所造的「道次第」的论着来作解释,而提出了声闻、独觉的心续中是有办法生起「大悲」,但没有办法生起「增上意乐」,这一点在他的论着里面讲得非常清楚。

但是有另外一派的人,认为声闻以及独觉的心续中,是没办法生起「大悲」;但是在说没办法生起大悲的同时,这一派的人却主张声闻独觉的心续中能够生起「慈悲无量」的心。如果能够生起「慈悲无量」,但是不能够生起「大悲」,这时候除了所缘的多寡之外,似乎很难解释这当中有什么样的差异?因为这一派的人认为说,所谓的大悲它的所缘必须要缘着「一切」的有情,而无量的慈心或者是悲心,它的所缘是缘着「无量」的有情,那难道说「一切的有情」跟「无量的有情」之间,有这么大的差距吗?这一点是值得探讨的问题。

下面的这一段仁波切没有讲,但是因为之前有跟他讨论过的缘故,把这一段加进去。但是为什么这一派的人会做如此的主张?是因为之前在提到「悲」,初、中、后三者重要的时候,有特别强调佛的心续中由于有大悲的缘故,所以在成就佛果之后,并不会如同小乘声闻独觉的行者般,进入寂静涅槃的这种状态。所以这一段文里面,也提出了声闻独觉的心中是没有大悲,而佛的心中是有大悲的差别,所以这一点也是值得探讨的。

该篇内容就是由小编为各位整理 本文地址:修心日光十一 慈尊祈愿文 菩提心功德 2011年

推荐访问:慈氏祈愿文
相关文章
推荐内容
上一篇:【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】菩提道次第略论七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
下一篇:菩提道次第摄受加持颂_菩提道次第略论四之一 甘丹赤巴2010年
Copyright 人人禅语-人生感悟-佛教故事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